頻道: 美容 瘦身 愛情 星座 職場 新居  網上商店: 十方水晶館網絡商店
你好,各位婚友 登錄 註冊 搜索
背景:
閱讀文章 - 婚禮“紅包規矩”你知道多少

婚禮“紅包規矩”你知道多少

[日期:2011-05-06] 來源:本站原創  作者:站長 [字體: ]

  (此為是台灣作者所作,而且可能歷史有點久遠,大家參考下就好!哈哈!)

   臨近年底,結婚請客的不少。近日,重慶一家公司為此專門作出了一條規定,員工結婚如果要收紅包須先簽協議,一旦離婚將雙倍返還禮金給同事。員工中已婚的贊成,未婚者反對。經理解釋:此舉是為了讓員工對婚姻慎重,同時減輕員工因婚嫁送禮帶來的負擔。
  
  請帖怎麼發?紅包如何掏?這些人情往來往往考驗著同事間的人際關係,不少公司對此都有一些“約定俗成”的標準。“紅包規矩”,你知道多少?
  
  三百起步價,最好一百年不動搖
  
  哈皮(文員)
  
  我們廣告公司裏年輕人多,日久生情,就有幾對“公司情侶”,眼下就有三對好事將成的。身為同事,難題來了:我們送的紅包,應該是一份還是雙份?還真是公說公有理,婆說婆有理。
  
  有人說,如果兩位同事各自在公司外找了結婚對象,我們自然要各送一份紅包,也就是說該送雙份禮金;也有人說,既然喜酒只吃一頓,紅包當然也要“合併同類項”。
  
  兩種說法都有道理,所以,送一份還是送兩份,關鍵就要看新人的態度了。
  
  其實,公司裏之前有過一對同事夫妻。雖然舉行婚宴還早,我們已經忍不住開始探口風。男方很大度,手一揮,瀟灑道:“當然是一份!”新郎都這麼說了,大家樂得省下一份紅包。不過,事情的發展很出乎意料:原本都鐵板釘釘的天成佳偶,竟然禁不住買房裝修一大堆繁瑣事的折騰,為了在房產證上寫幾個人名字、裝修誰出大頭的塵世俗事,竟然拆夥了!這樣一來,說句難聽的,乾脆幫大家連這一份紅包也給省下了。
  
  當然,大家都是好同事,我們還是衷心希望他們單飛之後,能儘快尋找到各自的真命天子——只要他們能幸福,我們寧願各送上一份大紅包,而且,越早越好。
  
  如此從2減少到1、再減少為0的戲劇性變化純屬個案,絕大多數的紅色炸彈還是“逃”不了的。送多送少,就看公司裏的規矩了。我們公司的行情是普通員工起步價300元,如果攜眷就增加到五六百元。所以,新人都很默契地不會邀請同事家屬,而同事如果真的因為孩子年紀太小等原因需要帶出場,就得準備好埋單了。部門領導身份有別,要體現出和薪水同等水準的身價,所以,起步價增加到500元。不過,大老闆肯定是免單了(人家貴人事多,能來就很給面子了,你還好意思伸手要錢?不找你收出場費就蠻好了)。
  
  看看網上的一些帖子,我們這個行情還真是落伍了,貌似大家都是從五六百開始起跳了。有人還說,600元屬於不太熟悉的人,1200元是“一般辦公室朋友,三分熟交情,包紅包,不出席喜宴”,“可以一起吃飯逛街的朋友”送1600元,2000至2600元屬於“可以交換一些心事的朋友,平日相交有些推心置腹的感覺”,3600元給“親密的姐姐淘、兄弟情”,6000元以上才對得起“不容取代的手足情深”。如此對照來看,我們公司的300元應該屬於“路人甲乙丙丁”了。
  
  不過,這麼多年下來,大家都習慣了這個規矩,雖然婚宴的價格越來越高,可誰也不想做衝頭,水漲船高地提高起步價,反正大家都一樣,所以,照樣能心安理得地盛裝出席,觥籌交錯,大家心裏煞煞清:“同事這幾桌,能拉平成本就蠻好了,要想賺錢,就靠親戚們就座的那幾桌啦。300元起步價,最好100年不動搖,哈哈。”
  
  百元禮金,堅持了10年
  
  金桂(職員)
  
  前兩天,我在樓道裏和鄰居小張聊天,說起結婚紅包,她長嘆一聲說:“去年十一長假,我8天裏接了4個請帖,其中3個是同事結婚。一個是過去的老同事,兩個是現在的新同事,新老同事同等待遇,每人400元禮金,1200元就出去了,將近三分之一的工資啊,像從肋條上往下割肉。今年春節,又有一個同事結婚,還有辦公室裏的老大哥嫁女兒,這一折騰,還不知道要花多少錢呢。我現在是接請帖接得手抽筋,一聽‘紅色罰單’就心跳。”
  
  呵呵,結婚請帖成“紅色罰單”了?小張的話讓我感到慶倖:我們公司的結婚紅包還真沒那麼“宰人”。
  
  2000年,我剛到公司上班時,正趕上辦公室的小王結婚,幾個同事每人出100元份子錢,在一家飯店撮了一頓,熱熱鬧鬧的挺氣派。一年以後,他添丁進口,生了個兒子,同事每人50元,他不擺宴席,上班時給大家帶來幾包喜糖,把兒子的照片一顯擺,吉祥話一說,落個上上下下都開心。
  
  沒過一年,主管小湯結婚的消息傳來,頭一個星期,我心裏就打鼓,在原單位,一個主管結婚,我們辦公室6個人,每人出300元,湊了1800元的吉利數,那時候,我才掙1000元工資,可把我心疼壞了。如今這家公司財大氣粗,頭兒的禮金,還不得打著滾地往上翻啊?私下裏悄悄一問,還是每人100元。張羅的人說:“在咱們公司,誰結婚都是100元,小湯月薪將近7000元,也不指著大家湊禮金翻本,每人100元,上級、下屬都捧場,有這點意思就可以了”。
  
  光陰似箭,一晃十年,奢華之風愈演愈烈。但是,我們這100元禮金的“潛規則”至今未變。前兩天,小吳和小梁前後腳結婚,還是老規矩。說實話,依目前的消費水準,100元的禮金連自己參加宴席的飯錢都不夠,但即便這樣,誰也不願意禮金水漲船高。100元錢雖不多,但大家出得心平氣和,對方接得心安理得。同事在一起,是茫茫人海中的緣分,講的是和平共處,彼此之間在金錢上保持適當的距離,反而更容易相處。更何況,隨禮是禮尚往來的事,無盡無休,只要一天不退休,一天就消停不了,如果年年水漲船高,吃虧的還是大夥,也包括收禮者個人。
  
  雖說在目前的消費形勢下,百元禮金有點“鶴立雞群”,但它體現了大家的共同心願。我們相約,一直要讓這種好風氣長期堅持下去。
  
  我在澳門送過紅包
  
  喻志德(高校教師)
  
  請您喝結婚喜酒,必定要送紅包,上海人稱為要送“人情”。紅包的厚薄按照交情、身份、禮尚往來而定,紅包裏的數字也越來越水漲船高。
  
  我前些年在澳門的大學裏工作多年,常有幸參加同事的婚宴慶典,自然也送“人情”。學校的同事要辦喜事了,“人情”怎麼送?紅包行情如何?這些我完全不必擔心。當事人事先都託付學校的“教聯會”(即似內地的工會性質的組織)打理此事。
  
  “教聯會”先給當事人一張列印的全體教職員名單(在校長辦公室領一張即可),然後由準新郎或準新娘在名單上打鉤。不被打鉤者,則不請喝喜酒,由教聯會委員按組室每人收取澳門幣30元禮金。如當事人是新郎,那由教聯會代派每人一份用紅色馬甲袋裝一甜一鹹兩隻“煎堆”(這種點心類似上海的大麻球);如當事人是新娘,則每人派一張澳門著名餅家的禮券(約價40元)。被打鉤者,則由教聯會代發請柬,到時參加婚宴,同時收取禮金澳門幣250元(僅佔月收入的幾十分之一)。如與當事人關係不一般,那可告知“人情”由自己親自送。筆者好奇,暗暗詢問同事,這種親自送的行情如何?同事告訴,為與眾不同有所區別以示友情,一般是300元,澳門各個學校的禮金行情基本都是如此。
  
  我在澳門參加很多次同事的婚慶,都是如此操辦。有次一位畢業的學生結婚,這個學生曾獲過“國際武術大賽”金牌,是澳門的功勳運動員,來請母校的老師參加。當時名單由校長打鉤定奪,亦由教聯會照此辦理,大家欣然參加賀喜。
  
  我覺得,這種做派,一來不乏人情味,二則大家也不傷“脾胃”。這對我們內地的“紅包規矩”是否有所啟迪呢?
  
  口碑比紅包重要
  
  朱輝(文案)
  
  前幾年一直在一家小公司工作。小公司有“小”的好處,比如同事不太多,勾心鬥角時少了許多“角”,少操許多心。另外每年才幾個人結婚,不像那些在大企業上班的,幾乎每星期都要赴喜宴、送紅包。
  
  公司雖小,不過同事們大多是學文科的,潛移默化中受到傳統思想影響。所以偶爾有一兩個離婚後再婚的,也不敢“大鳴大放”向大家發婚宴請柬,多半會低調處理。
  
  當然,小公司也有不好的地方,比如人員流動過快。或許你剛剛參加了一場婚宴,不久,那個向你發帖子的主人就跳槽了。原本計劃“以牙還牙”,早晚會讓他將你送的紅包加上“利息”還給你,突然間這種設想落了空,難免讓人心裏空落落的。
  
  “大力辭職了?上個月才喝了他的喜酒,突然就去了廣州,以後我結婚還不知道怎麼通知他。”那次,一向厚道的大力讓大家頗感不快。不過他很快為自己平反了,請我們吃了一頓告別宴,破費不少。
  
  “原本我不打算給大家發結婚請柬,不過早幾個月就說了結婚日子,如果不請同事,老闆說不定會懷疑我要跳槽了。熬一個多月就可以拿到年終獎,我可不想出岔子……”大力坦誠地對我們說。原來他照常請我們“送禮”,是為了給老闆放煙幕彈,以便順利拿到年終獎。
  
  後來,我遇到了和大力差不多的情況。去年11月18日結婚,那時我已經決定辭職了。是向同事發請帖,再熬上一個多月,還是馬上走人?前者不僅在經濟上收穫大得多,而且可以享受十天帶薪婚假。最後,我還是選擇了先辭職,再去蜜月旅行,而且不向同事發請帖。接到辭職信後,老闆很是驚訝,最後破例提前發給了我全額年終獎。
  
  與紅包(無論結婚禮金、還是年終獎)相比,做人的口碑無疑重要得多。如果有所舍,才能有所得,無疑應該捨棄前者。
  
  紅包又退回來了!
  
  劉其舜(企業報主編)
  
  我在職的企業集團,董事長來自福建的小山溝,把企業的蛋糕越做越大,除了西藏、青海、港澳臺外,各地都有集團的分公司和辦事處。於是,好多家鄉的小夥姑娘都投奔到這個企業集團。他們長大了,自然把婚嫁提到了議事日程。
  
  小李和小袁去年春節結婚的,回家鄉辦的喜宴。節前承蒙小兩口看得起,給我送來了喜帖。喜帖上寫明婚宴地點是在福建家鄉的飯店,自然我是沒法參加了。但他們是我的好朋友,既然收了請帖,禮還是要送的。按集團約定俗成的規矩,我送了一隻紅包。
  
  我知道,還有好多上海同事也不會去赴宴的,但他們也隨禮了。
  
  節後,新婚夫婦回上海上班。不料小李遇見我時,悄悄拿出我送他倆的紅包,硬要還給我,並說:“我們條件有限,不可能在上海再辦一次婚宴,您的心意我們領了。”
  
  我不知所措地說:“哪有送出去的紅包再拿回來的道理?你是看不起我嗎?”小李急忙分辯,說這是他們家鄉的規矩:喜帖一定要送的,不管人家是否有空來——總不能知道人家不來赴宴就不送喜帖;但如客人不能來,這紅包一定要退的!
  
  我堅持不收,說:“我要問問清楚,要是你們家鄉確實有這風俗,再收不遲!”一打聽,他們家鄉還真有這樣的事,好多未去赴宴的上海同事,紅包也被退回來了。於是我也無奈地收了。後來,我把這紅包買了件衣服送給新娘。這下,新娘沒法退了。
  
  至於我們集團,也有這樣不成規矩的規矩:只要有新人結婚,總會送上一隻紅包,並讓有關部門負責人代替集團向他們祝賀新婚。如果部門負責人也確實不能參加婚宴,那這個紅包倒是不用退了。
  
  送出去的紅包被退回來,這真是件稀奇事!

留言(只要登入Facebook即可直接留言):

推薦 打印 | 錄入:admin | 閱讀:
網站搜索
搜索:
標題內容作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