逼上紅地毯之逼婚大法
2011-8-22 21:37:54


  愛情的花兒開了,離結果也就不遠了。可是如果害怕結了果花兒就要謝,或者陽光雨露跟不上給養,遲遲不肯結果,便要小心,被你的愛–
  逼上紅地毯
  在內地小城,二十二三談婚論嫁,二十四五當爹當媽,這才是正常的“生態周期”。所以一旦回鄉,老爸老媽便恨不得拿刀架我脖子上喝問:“你嫁是不嫁?!”
  我身邊還團結著一幫“高齡”未婚之輩,大家經历都差不多:十八九歲考上大學,讀上四五年書,出來從出租屋方便面階段起,打拼三兩年,混上個部門經理位置,剛剛在外地站穩腳跟。而此時,留在家鄉的少年同學玩伴,高中畢業讀個邊玩邊戀愛的專科,一早把問題解決了。我等回鄉,立馬被滿地跑的“新生代”升級到“叔叔”、“阿姨”級別,個別“高速公路”已走到離婚路口。在故鄉茁壯成長的情感生態圈里,我們這些“回鄉異客”就像生長滯後的歪瓜裂棗。而自家田地老不見瓜熟蒂落,父母大是顏面無光,為了逼婚絞盡腦汁迭出奇招。
  小郭頭上,最大的就是嫡傳獨孫這座大山。每次回家,必須從爺爺奶奶到三姑六姨,逐個就個人問題交代一番。尚未有任何成果的小郭不敢實話實說,只敢謊報軍情。“什麼時候吃你喜糖啊?”“快了,快了。”“帶你女朋友給我們看看吧!”“快了,快了。”“快了”  兩三年,仍然沒吃上喜糖的親戚們顯然說了些不中聽的話,家里的最高權威爺爺下了最後通諜:“快了?快到什麼時候?快到我死了?你是獨孫,郭家指望你啊!”沒能完成任務的小郭嚇得今年春節沒敢回家。
  身為女孩子,小方的形勢比小郭更緊張。家里原本就不同意她南下,如今留在家鄉的弟弟已結婚生子,全家的火力都集中在她身上。回家吃飯時,她的身邊總被安排坐下些來历不明的男青年。母親電話里苦口婆心,見面時眼淚婆娑。父親則經常性地弄出些真假難分的病危通知書,逼得小方中斷工作請假回家,坐在“病榻”前,聽精神矍鑠的父親重複又重複的一番逼婚縯說。
  蘭蘭最近才加入我們隊伍。原來在老家工作的她,早幾年談戀愛,前後幾名男友都沒能通過父母審批,不是家庭有農邨背景,就是工作沒有前景。如今蘭蘭年歲大了,父母的態度卻又180度大轉彎,但凡蘭蘭身邊有任何雄性出沒,二老立刻雙雙出馬落力推銷,可惜小夥子們均被這等如火熱情嚇得逃之夭夭。蘭蘭忍無可忍,哭著說:你們把我當垃圾啊?!然後辭了工作,孤身南下。
  最近我們這幫“歪瓜裂棗”聚會,又說起這個老話題。誰不想有個家?可是怎麼向老人解釋南方與內地情感生態環境的不同呢?擠在生活和愛的夾縫中的這群人,借著幾分酒意,眼淚就上來了。
  逼婚大法
  本來“男大當婚,女大當嫁”是很天經地義順理成章的事,但在現代社會的婚嫁詞典里卻莫名其妙地多出了“逼婚”一詞。這可不是封建社會萬惡的包辦婚姻里那遭人唾罵的家長“逼婚”,而是指自由戀愛的雙方一方想逃避責任、另一方使盡絕招逼對方就範的新招數。
  在參加一位閨中好友的婚禮時,她一副筋疲力盡的糢樣,悄悄對我傳授“箴言”:“該結婚時就結婚,別拖得兩敗俱傷,等他好不容易下決心答應娶你時你簡直就不想嫁他了!”
  好友這個婚結得真不容易。她跟男友愛情長跑了8年,一開始是她覺得自己還有大把的青春,不想那麼早就結婚做“嫂子”;到共賦同居之後,男友卻得過且過,總也不提“結婚”那兩字。好友氣急敗壞,先玩苦肉計,每天愁眉不展、淚水橫溢,男友自是百般呵護,但只要一提“結婚”這個關鍵字眼男友就自動&ldquo

下一页
返回列表
返回首页
©2017 牽緣婚禮 NOEN - 幫助結婚新人了解婚禮籌備、喜宴酒席及回禮禮物
Powered by iwms